大大大的鸡汤面

想爬EVA墙头

(2)I had killed you five thousand times

EVA同人

渚薰X真嗣


少年温软的嗓音仿佛裹了蜜糖一样,像是有一种不可思议的魔力,真嗣果真放下了紧绷的神经,长长舒下一口气。


“我是看贴在你的床头上的名单的。”少年贴心地指了指床头,“在你睡着的时候,我一直都在想着你的事。”


少年凑了过来,纤细白皙的指尖轻轻地拨弄着碇真嗣那双暂时还毫无知觉的手,一点一点搓揉着,“啊,对了,我还没介绍自己,我是渚薰。”


你就是渚薰。


我认得你。


等到你个子再高一些的时候,你总是会这么笑着和我说话。


你总是会温柔地在我唇上轻轻吻一下。


你总是会环抱着我,我们俩半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经常就这么在沙发上躺着睡着,直到第二...

(1)I had killed you five thousand times

EVA同人

渚薰X真嗣

你知道吗?我曾经无数次都想把自己撕碎。

银发的少年有着一双赤红的瞳孔。

撕到有多碎?

真嗣托着腮看着少年仿佛快要滴下血的眼睛,质疑他话里有多少的真实性。

碎到挫骨扬灰,万劫不复,碎到我就像不曾存在过。

少年面色如常,像在说一个笑话。

真嗣有点不可思议,但还是秉着优秀聆听者的义务,继续追问下去“为什么?”

少年笑了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反问道“你愿意实现我的梦想吗?”

“……好。”

(1)

真嗣因为一次突发性的休克住进了病房。

原因不明。

醒来时,眼睛所见到的是一块陌生的天花板。

他怔怔地看着那一整片的灰败,扑鼻而来的是刺鼻的消毒水和酒...

[骸綱]僕の少年 2(ぼくのしょうねん 2)

六道骸没有回答,便只是笑着看向沢田纲吉。

他笑的时候确实给人一种温柔的感觉。可仔细看,又似乎是戴着张嘴角上扬的面具一样,虚伪又做作,像是除此之外,面部就没有别的表情可以做出来了,明明是有些难过,可他还在笑着,“你万一真的跟我分手了,我会伤心到活不下去的。”

说的可怜万分。

听的纲吉心头不由得一软,忙松下拉扯头发的手劲,改成了抚摸。

“好了好了,别胡思乱想了,我不会离开你的,”纲吉安慰他,怀抱着身上的人。

“无论什么时候都不离开我吗?”六道骸不放心地追问。

“是。”纲吉似乎是很无奈地低声耳语着,“我不会离开你的。”


要是六道骸是个女孩子该多好,自己也不会有任何心理负担了。

沢...

[骸綱]僕の少年 1(ぼくのしょうねん 1)

“沢田你怎么这么大了,还是这么黏着六道骸啊?”班上的女生看到了教室门口站着的人,便和正在低头把书塞进背包里的沢田纲吉开起了玩笑。

沢田纲吉笑了笑,抬起眼向门外的人望去。

四目相对,正在门外等他一起走的人对着他微微侧头一笑,顺便还对着三五成群的女生们挥了挥手。

女生们纷纷攘攘地跟着他道别,熟稔地应对着这本应该让人晕厥过去的幸福。

沢田纲吉挎上了背包,三两步蹦到了六道骸身边,“走吧,骸。”


六道骸一个人住在一间公寓里,只有周一才会有家里的保姆送些东西过来,平日里沢田纲吉总是在这里写完作业才回家。

当然,这只是表面。

两人进了屋。

六道骸捧着纲吉的脸,亲吻一下,“今天一天有想我吗...

[骸綱]我的少年

十月十四日那天,鉛灰色的天空正稀稀疏疏地飄著點雨,快遞員敲響了沢田家的大門。

正在做早飯的京子收了快件,叫醒了還睡得迷迷糊糊的沢田綱吉。


一封請帖,通體黑白兩色,沒有姓名,只有三行印刷字“請於十月十四日下午兩點到場”,“沢田綱吉先生”和一個公墓的地址。

是在離沢田綱吉家鄉很近的一座小鎮上。

綱吉想著葬禮的帖子,理應信息齊全,可翻來翻去也沒從紙縫里找到發帖人的身份,甚至外包裝上的發貨地址也是空白一片。

京子擔憂地望著他,“會是什麼人呢?”

綱吉聳了聳肩,表示自己也摸不著頭腦。

她把剛煎好的培根雞蛋放入盤中,遞給了綱吉,“你去看看吧?畢竟可能是熟人……”


畢竟,死亡...

[骸纲]当青苔掩埋之时(3)

午休之前,上午最后一堂课的时候,六道骸就出去了,说是很快就回来,等他回来一起去天台吃饭。

可等到午休开始了,六道骸也没出现。

周遭嘘声越来越大,有人开始对着他喊话“人家六道骸不过就是把你当个活着的饵料养着,你不会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沢田纲吉始终低垂着头整理着手上的课本,不敢做了什么又平白无故地激怒了这些人。

“喂,沢田,听说吸血鬼吸血之前都会和人那什么,你和六道骸不会已经那个过了吧?”

“听说六道骸一直都和别的班好多女生有来往,没想到他竟然是男女不忌口的哈哈哈,这位吸血鬼大人的口味真是独特。”

“六道骸不是纯血吗?怎么也做这种没品的事了?吸血鬼也终于没落了吗?”

一连串的讥笑...

[骸纲]当青苔掩埋之时(2)

6927

六道骸×沢田纲吉


“谢谢……”纲吉嗫嚅地说着,低下头躲开了男生的目光。特意在离他远一点的地方,捡了块看上去干净的地方,这才坐了下来。

男生笑笑,像是不在意他的躲闪,“这里只有我知道,你可以每天过来安心地吃午饭。”

纲吉的脸都要快埋进便当盒里了,他从来不敢和差不多年纪的男生说这么多话,“非常感谢你……”

男生站起了身,把手里的软包装捏扁,“沢田同学,午休快结束了,我陪你一起进教室吧。”

纲吉不太理解他的意思,疑惑地皱了皱眉毛,只听见男生继续说道,“只要我陪你进教室的话,那些人以后大概都不会再欺负你了。”

不由分说,男生快步走近他,一把合上才打开的便当,...

[骸纲]当青苔掩埋之时(1)

6927     六道骸×沢田纲吉 


大致设定:吸血鬼和人类,两个物种共同生活在一起。

高贵的纯种吸血鬼觉得人类是低劣物种,而人类对纯种吸血鬼既害怕又觉得高不可攀


灵感来自桂小町的漫画(我爱桂小町太太呜呜呜)


(长篇,大概?)


沢田一家搬到这座小镇上不久。

众所周知,沢田家的独生子纲吉是个软弱的男孩子,以至于才刚刚转学,不出两三周,不幸沦为大家欺负的对象。

之所以搬家,便也是因为之前学校的欺凌事件。班级里个子最高的男生在放学的时候一把将纲吉从三楼楼梯口推了下去,众目睽睽之下,摔得头破血流。

沢田奈奈之前一直以为只是孩子间...

刺青

六道骸×沢田纲吉


他的左手臂上有一处从手腕蔓延到心口的刺青,意义不明的图腾,花朵藤蔓线条纠葛,颜色斑驳。

纲吉躺在他怀里时候摸着他的手臂,低声问他怎么突发奇想去弄这个,絮絮叨叨地有些心疼他平白无故忍受着的痛苦。

他只是笑,然后指着心口上的繁杂图案,“我把你的名字刻在这里了。”修长骨感的手指从裸露的白皙胸膛,沿着手臂的线条滑到手腕上,“这里也有,SAWATA TSUNAYOSHI。为了不给别人看到,我只好天天戴着手套。感觉,就像是要把你藏在手心里一样。”

纲吉原本皱在一起的眉眼舒展开,笑着反问“你这不是自讨苦吃吗?难道想让我也在身上纹上你的名字吗?”

男人轻...

Goodbye Lilac

阴沉的一个雨天。

他与他相遇了。

天地仿佛都被一片沉沉的灰色笼罩着,阴冷潮湿,他举着黑色的伞站在空无一人的车站里,宽大的伞沿遮住了他的脸。

沉重的雨滴砸在伞面,一下一下,像是决心要把伞面击破。

纲吉手里提着从商店街里带回来的食材,路过这个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包裹的修长身材的男人时,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心里感叹地对比着自己脚上的凉拖和身上松垮的T恤,便要趟着水路过了。

“不好意思,请问,”是个听上去有些沙哑的声音,有气无力地,“请问南商店街怎么走?”

伞略往上抬了抬,纲吉便看见了伞后漏出一张白净英俊的脸庞。

心忽然就漏跳了一拍。

他见过很多好看的男人,只是从来不曾有人这样让自己...

© 大大大的鸡汤面 | Powered by LOFTER